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实践教学 >> 假期实践(调研) >> 正文

瞿红:农业产业化之路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5-10-17 [来源]: [浏览次数]:

 

农业产业化之路

瞿红

每次文理的学生到雁池开展社会实践,都会有人翻出黄老师说的那个经典段子:来了一群与猪争食的,雁池的猪又要饿肚子了。

这个段子源于我们在雁池的生活,每次暑假到雁池,村里的老人们都会煮玉米棒子,煎土豆来招待我们,而玉米、土豆又是这里猪的主饲料所以黄老师调侃我们抢了猪食而我们不少同学也曾感慨,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被用来喂猪了要知道一根煮玉米棒子在常德卖到两元,一斤煎土豆也卖到几块钱。在接受调侃与为土豆玉米惋惜之余,一个问题冒了出来,老百姓用玉米土豆养猪,卖猪赚钱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卖粮食赚钱

虽然养猪可以卖钱,可是雁池老百姓养猪的方法让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们这样养猪还不如直接卖粮食赚钱村民直接将土豆剁碎煮熟、玉米磨成粉后喂猪,并没有加任何添加剂或者别的饲料,因此他们喂的猪的出栏周期都是10左右,这样的养猪方法成本很卖猪所得收入远比直接卖玉米和土豆的收入少,村民告诉我们,雁池的猪肉售价仅有七元每斤

我们就此事与村民交流,村民告诉我们,他们知道这样养猪的成本高、经济上划不来,当地也有一句俗语:斗米养斤鸡,斤鸡不能买斗米,说的就是这个事。既然村民知道这样养猪划不来,可他们为什么还要将亏本生意继续做下去?

村民告诉我们,虽然在当地几乎每个农户都有种植玉米、土豆、黄豆、花生等作物,但是由于这些作物并非特种作物,所以并没有人到当地收购,要赚钱,就只能卖猪了。这里的家庭一般养三五头猪,自己留一到两头过年杀肉熏制成腊肉,其剩下的养大到两百斤左右时就卖给本地的屠户,屠户杀了以后再卖给本地人。但是由于本地老百姓一般不买饲料喂养的猪,因此猪贩子也不会收购吃饲料养大的猪。村民要卖猪,就必须不能用饲料喂养,只能用猪草或者粮食喂养。也正是为了养猪,村民栽种了土豆、玉米、红薯,也有村民种植紫云英,轮流用青饲料或者土豆、红薯、玉米养猪。

随着近年来农村收入水平的逐渐提升,村民的生活也日渐呈现出社会化的特征,村民愈发关注生活质量。虽然熏制腊肉习俗在慢慢改变,十多年前熏制腊肉吃一年的现象已经很少见,村民依然保留着过年熏制腊肉的习俗,而这些腊肉主要用于送亲朋好友,即使留着自己吃的也不会象穷困时那样吃上一年,现在村民的大部分猪肉消费均来自于市场购买。为了保证包括自己在内的村民都吃上放心肉,村民已经无形中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即不用饲料养猪,而这些也解释村民为什么要用粮食养猪了

确实,这里的猪肉口感比城市里卖的猪肉口感要好很多,然而我们的问题又来了,既然猪肉的质量好,为什么他们不能将牲猪生产产业做大做强?虽然这里的生产成本高,但肉质好,正满足了当前我国居民普遍的对放心食品的追求,对优质生活的追求,如果他们能够进行产业化运作,完全可以打入城市市场,并能够以较高价格出售,如果按质论价,这里的猪肉价格再涨几块钱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通过精养牲猪提升猪肉价格并打造特色产业,在湖南省有成功的先例。宁乡花猪是湖南省有名的猪种,但在较长一个时间段内,由于生产过于追求产量,因此宁乡花猪的市场不断为杂交猪种所挤占,宁乡花猪一度面临消失的命运。但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人们对猪肉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宁乡人抓住这个机会,充分发挥宁乡花猪肉质好的特点,以原生态养猪培育出高品质猪肉重新抢占市场。村民以自种的绿色蔬菜、玉米、谷子等混合成的饲料养猪,以此养出来的猪肉口感好,营养价值高,很受消费者喜爱。宁乡人再次抓住这一机会,通过品牌营销,扩大宁乡花猪的市场占有率,并通过产业化运作形成了规模化生产。如今,宁乡已拥有大大小小数百处花猪饲养基地,这些精养出来的花猪售价也高达30元每斤,在赢得市场的同时,养猪户也获利了良好的经济效益。

虽然雁池村民现在所养的牲猪并不是优质的猪种,而是一般的杂交猪种,但这里几乎没有污染的自然环境,优质的绿色饲料完全弥补了品种上的缺陷,其所出产的猪肉完全可以媲美市场上的优质猪肉。但雁池人民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土法养猪所具有的价值,也没有意识到可以通过市场化、产业化运作提高本地牲猪的销售价格,为养猪户赢得更好的效益,并以猪为中介来提高本地农业生产的收益。 

同样是土法养猪,但雁池和宁乡两个地方村民养猪所带来的收益完全不同,其根源就在于村民市场意识的缺乏。这种现象的形成与环境差异有关,宁乡毗邻长沙,大城市为宁乡花猪肉的销售提供了庞大的市场,市场需求推动着居民观念的改变;而雁池远离城市,离最近的石门县城也有70多公里,本地的牲猪生产也主要是满足本地居民的需求,市场需求的推动作用有限。但就根本原因来说,还是村民缺乏市场意识,没有现代生产经营管理理念,也没有现代农业理念。

而在调研雁池农村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村民市场理念的缺乏不只表现在牲猪养殖这一件事上,在整个农业生产领域,村民都缺乏现代经营理念,缺乏市场意识,这不仅使雁池村民因此丧失了很多发展机遇,也使其所生产的农产品未能给村民带来应有的收益。

同样以牲猪养殖为例,石门山区的腊肉是比较有名的,虽然随着人们健康理念的提升,熏腌制品的市场被缩减,但熏制较好、卖相较好的腊肉依然是不少城市居民喜欢的一道菜,常德以及一些大中城市的酒店也都推出有腊肉系列的菜肴。正是看到了这个市场机会,张家界市一些养猪户并不直接销售牲猪,而是在每年的农历十月开始熏制腊肉,通过对猪肉产品进行深加工,来提升养猪的经济效益。经过数年发展,张家界地区已经形成了玉米、红薯、土豆种植与加工、牲猪养殖与腊肉生产加工的系列产业化运作,为当地农户及养殖户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但是距离常德市更近的雁池却没有发现与抓住这个发展机遇。

从肉质方面来说,雁池村民所养牲猪的肉质由于采用的是原生态的饲料以传统方法喂养,肉质好是毋庸置疑的雁池也完全可以利用该优势条件进行牲猪养殖的产业链条延伸,提升养殖户的经济效益。

然而,当我们向村民宣传推荐这样的经营理念并列举张家界腊肉生产与销售的成功经验时,村民用一种无奈但绝不是怀疑的语气对我们说,养猪倒不算什么,但要象张家界那样搞,得有人组织,也得有钱来办事可村里既没有个出头的,也没有钱来搞上规模的牲猪加工。

村民的回应很精准,从养殖角度来说,村民喂养出高质量的肉猪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虽然村民养猪是分散养殖,似乎没有形成规模养殖。但我们在农家调研时也看到,一些村民其实也做好了小规模养殖的准备,有的村民建成的猪舍足够养10-20头牲猪,只是由于最近些年养猪效益不是特别好,因此大部分猪舍闲置在那,或者被村民用来堆放杂物。并且这种分散养殖也在无形中避开了牲猪养殖所带来的环境难题,在报道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地方大规模的牲猪养殖厂因为猪粪未能很好处理而导致了环境污染难题。但雁池村民的这种小规模分散养殖所产生的猪粪很快被村民转化为有机肥料,用来作为土豆、玉米、果树的肥料,甚至作为农田的肥料,而这样种出来的粮食、果蔬由于没有使用化学肥料,属于上乘的绿色环保产品;同时使用农家肥种地,也不会出现使用化学肥料那样的土地板结等问题,这种小规模养殖而形成的良性生态循环正是当前生态文明建设所需要的,也正符合当前我国居民对优质生活的追求。

在货币收入愈发重要的当下,村民在生产过程中自发形成的这种良性循环却面临着经济效益低下的严峻问题也正是因为农业生产的经济效益低下,甚至整个农业生产过程处于亏本状态,一些村民只能放弃农业生产而打工,即使留在家里的劳动力,农业生产的积极性也不是特别高。

然而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正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带来的体力劳动需求下降以及机器取代人的劳动正逐步成为现实,这就直接导致了农民工返乡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据回乡农民介绍,由于自身素质与技能的欠缺,他们已难以跟上高节奏的大城市生活频率,随着在外务工的工作与生活压力的增大,大部分农民工的回乡欲望也越来越强烈。基于此,国务院推出了《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旨在通过扶助创业解决农民工回得来、留得住的问题。而返乡农民工创业中也包括在农业生产上的创业与再创业,特别是推动农业产业化发展的创业。

农民工大量返乡不仅将给农村带来大量的资金,还将新的观念带到农村地区来,由此对农业产业化发展产生重大的推动作用。雁池已经有了近二十年的劳务输出的历史,近二十年的劳务输出为雁池带来了大量资金,这些资金为雁池经济发展做出过很大的贡献,特别是有力地推动了雁池街道的建设。近年来,农民工还在源源不断地将资金输送回农村地区,但由于留守人群观念的制约,这些资金大都存放于银行,流动性不强,没有实现从资金向资本的转化,没有能够转化成推动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资金积累、新一轮经济结构调整所形成的农民工返乡潮以及政府对返乡农民工创业的重视与政策推动,将形成观念、资金与政策三位一体的合力,推动农村经济发展再上新的台阶。然而如果不能进行有效地组织,观念转变、资金储备与政策优惠就无法整合成现实的合力,就无法真正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这一点在雁池柑桔的生产实践中得到验证,因为缺乏有效的组织,雁池的柑橘生产未能有效地打开市场,也未能及时有效地推动本地柑橘生产的产品更新,从而使雁池的柑橘生产陷于今天的困境。

不仅某一种产品的生产需要有效地组织才能推动其产业化发展,才能提升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并使农民从生产中获利整个农村的生产都需要进行有效的组织。在武陵山区调研时,我们也发现了有效进行生产经营的典型案例,慈利县零溪镇的大水泉生态农庄就是一个成功的典范。

大水泉生态农庄是一个集蔬菜和水果种植、家禽家畜及水产养殖、农产品加工销售及观光休闲服务一体的现代农庄。但在几年前,上述几块都是独立分散进行的,村民用自己的土地种植水果及农产品、养殖家禽家畜,然后进行零散销售水库养鱼,也是零散销售邻村的红薯粉加工厂收购村民红薯加工后对外销售。几块生产经营虽然都取得了一定的效益,但效益普遍不理想。后来村委会出面,对相关生产经营项目以大水泉农庄为核心进行整合,对大水泉周边上千亩土地的种植及数十户农户的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整合,在大水泉养鱼,在水库周边饲养家畜家禽,再用畜禽粪便种植果蔬,用红薯加工后的残料喂猪,从而形成了一个良性的生态循环系统。在生产整合的基础上,同时开展旅游休闲服务,为消费者提供休闲、餐饮服务的同时,还进行农产品销售,最大限度地提升农庄生产经营的效益。由于自然风光优美、所生产的农产品质量好,大水泉生态农庄很快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成为周边城镇居民周末休闲、度假及健身的首选之地。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雁池村完全具备开发观光旅游农业的条件,这里生产的猪肉、蔬菜包括本地生产的红薯粉和配制的米酒质量都属上乘,品尝过的消费者亦都对其赞不绝口,打开市场不成问题。现在的关键是没有进行产业化组合,未能形成生产、加工、销售及服务一条龙的产业化整合。

而产业化的整合是单一、分散而小规模生产的农户难以自觉完成的,没有人或者组织机构的引导,农民将安于现状不做任何变革。在个体农户并不具备组织能力的情况下,政府的组织、引导与宣传的职能就显得尤为重要,政府作为联结村民的纽带,引导并鼓励村民继续生产质量上乘的农产品,同时在对雁池乡农业发展状况进行全面统计的基础上,制定合理科学的整合计划,再利用网络与物流渠道,做好产品宣传与销售渠道保证工作,将从根本上助推雁池农业的的产业化与市场化,为村民开辟新的致富道路。

十八大以后,中央提出新型农业现代化的概念,要实现农业产业化发展并实现农业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雁池应该抓住农民工返乡、国家推动新型农业现代化的大好时机,响应武陵山区扶贫攻坚战略及中央的精准扶贫战略的要求,按照新型农业现代化的发展要求,适时推动本村农业产业化发展,并以此为契机,带动邻近乡村的发展,打造经济强村。